湖北监利县:开发区改址扩围谁之责?

时间:2015-09-10 07:51:06作者:大监利网

日前,有爆料人向《中国产经新闻》反映,湖北省监利县未经国家审批,擅自调整经国家审核公告的开发区地址,且规划用地面积大大超出原有审核面积。为此记者于近日前往当地进行采访。

改址扩围的监利县开发区

2007年3月27日,国家发改委、国土资源部、建设部将审核公告的开发区整理成《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》(2006年版),湖北监利经济开发区(下称监利开发区)位列其中,规划面积388公顷(约5820亩)。四至范围是:东至城建村,南至战斗村,西至迎接村、青山村,北至迎接村。

爆料人告诉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,国家核准的监利开发区位于该县的朱河镇,离监利县城有60公里。四至范围中的城建村、战斗村、迎接村和青山村,都属于朱河镇的下辖村。

记者在监利县政府官网上看到的监利开发区,却是另外一个版本:1995年12月,监利开发区经省政府批准设立为省管开发区,位于县城东北部,南临长江黄金水道,东接随岳高速公路,规划面积34.5平方公里。

据悉,监利开发区实行“一区四园”的管理模式,即监利开发区、县城区工业园、朱河工业园、新沟工业园和白螺工业园。开发区直接管辖县城区工业园,将其他三个园区列为开发区的指导区。开发区内设机构为“一办三局”,即党政办公室、经济发展局、规划建设局、社会事务局。目前,监利开发区已累计投资12.6亿多元,修建园区主要道路23.6公里,形成了 “六横四纵”的道路骨架网络,供电、供水条件良好,路灯、绿化、通信、光缆、广电、天然气等设施逐步配套。

此外,爆料人还告诉记者,国家审核公告的监利开发区面积为388公顷,而监利县转移开发区位置,规划面积达34.5平方公里(3430公顷),超出核准面积整整86倍。

各部门谁来负责?

2015年8月20日上午,记者来到监利开发区管委会。办公室主任龚文兵告诉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:“采访要先去县委宣传部。”但记者来在监利县委宣传部,副部长王俐伶让记者下午去开发区找管委会主任廖和平。

当日下午3点,得知廖和平主任不在,记者只好又找到龚文兵了解情况。但龚文兵称:“你应该去找县领导,我们开发区只是一个虚拟机构,一切听从县领导的安排。”

记者离开管委会后,将采访情况用短信告诉了王俐伶副部长。没多久,监利县委宣传部新闻科负责人万东方打来电话,说王部长已经联系好了,要记者速去找管委会的副主任赵仙国,他正在办公室等。

记者返回管委会,可赵仙国的办公室大门紧闭。记者敲了好一阵,也无人应答。记者只好给赵仙国打电话,但接通后一直无人接听。

2015年8月21日,记者来到监利县城乡规划局,提出查看监利开发区的土地规划情况之后,办公室一位周姓副主任说:“这个事情局长没有授权,不好安排。”截至发稿,也没有回复。

记者随之来到监利县环保局,了解监利开发区的环评情况。办公室一位姓马的工作人员说,环评科的人员都出去了,没法安排。记者按照办公室墙上张贴的电话表,打通了环评科一位薛姓的工作人员的电话,答复是“要采访,须办公室主任安排。”

记者随即给监利县环保局长夏祖军发短信,要求安排人员提供监利开发区的环评资料。很快,夏祖军回复,“请与县委宣传部联系。”

在监利县国土资源局7楼,记者见到了副局长吴元光。吴元光告诉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,你们采访应该是宣传部派人陪同,我们才能接受。“关于开发区占地的情况,开发区那边有专管土地的人,你到开发区管委会那里了解比较合适。我们只是负责对开发区需要的土地,在县土地交易平台进行招拍挂。”

园区开发涉嫌违规

2015年8月22日,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来到城区工业园区,看到有“湖北磁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”、“平云卫生用品公司”、“高森特钢公司”、“中泰电子公司”、“玉河家纺公司”、“源盛医用纺织公司”、“凯迪绿色能源有限公司”、“爱荷食品公司”等20多家企业散布在工业园路的两边。记者发现,其中有的公司只是圈占了大片土地,并没有实际开发和生产。

此外,在工业园路和茶庵大道交汇的东北角,有个占地数百亩的工厂,里面立着一些建房用的铁架,看上去已经生锈,再也没有其他开发迹象;在荣成路口东南角,也有一大片土地上长满杂草,荒芜在那里。

另据知情人反映,在章华大道和华容路交汇的东南口,是县领导引进的一个五星级酒店项目,开发商因为没钱不来了,提前征收的土地撂荒三四年了。至于另一处开发修建的“上信城”,占地130亩左右,建成后只有零星几个商业户入驻,绝大部分商铺空着,被老百姓(50.45, 0.00, 0.00%)戏称为“伤心城”。

在工业园路最南端,是一家名为“大枫纸业”的工厂,高大的烟囱冒着黑烟。知情人告诉记者,这是园区内最大的污染企业,不仅每天排放烟尘,曾有媒体还报道其偷偷向长江排放污水。

监利县是个农业传统县,县里为了招商,在供地方面无疑真称得上是“大手笔”。城北园区主要打造的是一个名为“香港家居产业园”的项目,ABC三个规划区目前挂出牌子的企业大约是13家,已经占地建成或者正在占地的这些企业,总共用地在3000亩左右,仅仅一个“香港家居展示中心”,就占地500亩。记者看到,这里与城东园区相同的是,路边有些企业圈占数百亩土地,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建设和开发,任由土地荒芜。知情人说,这些都是毛市镇和另一个乡镇的上好耕地。


2015年8月23日,记者在爆料人的带领下来到朱河镇。在国家批准的监利开发区原址,只有一家“瑞康药业”公司。公司两边和对面的大片土地被封闭,做好的楼房地基似乎已经失去作用,早已经被沙石覆盖的大片土地,似乎好多年没有动工了。另一处新围起来的园区,牌子上写着“深圳工业园”几个大字。走进里面,只见一条新修的水泥路,两旁立着两排水泥柱子,据说是要做栏杆围墙。随岳高速公路朱河收费站的附近,是一个占地上百亩的广场,还有一栋非常豪华的五层办公楼。爆料人告诉记者,这是朱河镇政府新修的办公楼。

“根据国家相关政策,对擅自调整四至范围的各类开发区,一律予以撤销,并追究有关领导人和责任人的责任。”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琮玮如是说。

据国家发改委等三部委2007年第18号公告要求,各地区、各部门在国务院关于规范和促进开发区发展的政策性文件出台前,继续停止审批新设立和扩建各类省级开发区,暂缓制定和发布关于开发区的地方性政策或管理性文件,严禁擅自调整四至范围,未通过规划审核、未经公告的开发区,不准以开发区名义对外招商引资。

而监利开发区的现实地址及范围均与《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》(2006年版)中的数据不符,如此巨大反差的背后,又有怎样的谜团待解?

微信扫描,随时观看监利新闻

关注微信号 jianli_web